星期六, 十一月 23, 2019

解说:政教合一制度不仅在中世纪的欧洲存在,在1959年民主改革前的西藏,它同样是百万农奴的梦魇。

以达赖喇嘛为总代表的统治阶层对农奴的禁锢与欧洲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制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多杰才旦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原主席:这是很明显了,没有宗教力量的时候,估计这个农奴制早就淘汰了。

解说:旧西藏地方政府藏语称“噶厦”,意思是“发布命令的机关”,由地位显赫的僧侣和贵族组成,并拥有一套等级森严的法律制度,从法律上保证统治者的权利。

今天在西藏博物馆里,这张复杂的社会等级制度表,依然震撼着每一个参观者的心。

记者:按照旧西方地方法典的规定,人被分为三等九级,而且按照社会地位的不同,人的命价的数位也会不同,上等人的命价至高无上,无法用黄金来估量,而对下等人的命价价值,仅仅只是一根草绳的价值。

而且在法典上还规定了,上等人跟下等人严格的尊贵礼仪,一旦下等人突破了这个礼仪的话,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

央吉:夹手指头用的,把手指头夹到这个木棍里头,然后左右两旁使劲用力一拉,就把手指夹住了,前面看到那个鞭刑,一系列的鞭刑都是用这种刑具,这个叫皮鞭。

这个就是专门的抽脸的刑具。

央吉:对,是牛皮做的。

这些都是当时很多酷刑,刑罚很残酷的时候,而这些受到刑罚的人都是触犯了三大领主统治阶级利益的人。

关押在这里的全市奴隶和农奴。

你看一下,这个是死脚镣。

朋措扎西:比如说,有人偷了寺庙的东西,这样就把他手给砍断了。

还有呢就是有一种刑罚,把它眼睛给挖了。

喜饶尼玛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像这个法典很多时候都是非常残酷的,有时候是神来断,一个事做不好,油锅里放的黑白的石子,要证明你的清白就敢去摸。

抓住石子,抓住白的证明你是清白的,抓住黑的你还不是。

法典里都有一套,非常残酷的制度。

解说:法典维护的是严格的封建等级制度,农奴阶层犯上,法律的惩罚是极为严酷的,对于上等人侵害下等人的行为处罚则从轻甚至可免除刑事责任。

廉湘民:有施用各种的酷刑,砍手、挖眼,实际上是屡见不鲜的。

旧西藏,农奴主对农奴不仅是

一种经济上的占有,也有超经济的强制行为。

他们在世俗领主的庄园也好,在这种宗教领主的庄园里也好,它进行一些这种,刚才我们说的私设刑罚。

这都是非常普遍的,都是非常常见的,这也是我们所说的农奴的悲惨境遇的一个标志。

解说:欧洲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和旧西藏的《法典》仅仅是政教合一制度的统治手段和统治工具,压迫和禁锢着底层人民。

而真正处于社会最上层的统治阶级,他们究竟是哪些人,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解说:农奴制的黑暗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血腥的一幕,在广大农奴悲惨生活之上,是极少数将神权和政权紧紧掌握在手中的统治阶级。

在中世纪的欧洲,神职人员和贵族大权在握。

郭方:神父,从教皇、主教到本堂的一个神父,那是神。

他有神奇的力量,他说的话就是对的,他做的什么坏行为,那也跟他无关,这是一个特权阶层。

解说:1353年,意大利作家薄伽丘完成了他传世作品《十日谈》,书中的故事来源于当时欧洲民间流传甚广的神职人员的荒诞行径。

薄伽丘在许多故事里把抨击的锋芒指向天主教会和宗教神学,毫不留情地揭开了教会神圣的面纱,把僧侣们奢侈逸乐、敲诈聚敛等行为统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郭小凌:和早期的基督教完全不一样,后来由一个庞大的被压迫的宗教,变成一个统治的宗教以后,就有一套高低教阶的制度,最低可能是一个小教堂的教士,最高的是教亭的教皇。

教廷、教皇还是欧洲最大的庄园主,他自己有农奴制的庄园,他自己是有农奴的,他直接剥削农奴的劳动,他们的剩余劳动。

除此之外,他有一个教皇国,然后又依靠他对各个诸侯国,神圣罗马帝国一些诸侯国,有很大的影响。

这种不仅是思想的影响、宗教影响,还有政治的、权利的影响,他想操控这种封建的诸侯国,他来聚敛财富。

解说:教廷在聚敛财富的时候,其手段繁多。

甚至曾经出售一种所谓可以免除购买者罪行使其死后升入天堂的赎罪券。

除了聚敛财富,教廷还将各种权力疯狂地揽入手中。

任延黎:主教都有权戒、有权杖,过去权戒和权杖是分开的,一个表示世俗权利,一个表示神权,分别由神职人员授给他和封建国王授给他,就表示他有世俗权了。

这样权力从精神领域,扩大到世俗领域,有行政权、司法权。


This is a Sidebar position. Add your widgets in this position using Default Sidebar or a custom sidebar.